对提比略召回日耳曼尼库斯终止日耳曼战争的原因的探究

提比略通过召回日耳曼尼库斯,以及废黜莱茵河军团最高统帅一职,彻底终止了日耳曼战争。尽管日耳曼尼库斯相信再有一个作战季节,就能彻底征服日耳曼,但关键在于提比略对于征服日耳曼丝毫不感兴趣,公元14—16年日耳曼战争也没有改变罗马帝国在莱茵河地区的战略形势。提比略最终召回日耳曼尼库斯,终止了日耳曼战争。终止战争的主要原因有如下四点。

奥古斯都晚年曾力求征服日耳曼,试图将边界推进至易北河,至瓦卢斯灾祸后,奥古斯都不得不转变其边界计划,放弃易北河的企图。奥古斯都在其统治时期最后两年,已经叫停莱茵河右岸的军事行动,并于临终前告诫提比略:帝国疆土要维系在现有的边界内。奥古斯都死后不久,日耳曼尼库斯即以防止兵变再次爆发为由,率军入侵日耳曼。虽然对日耳曼尼库斯的军事行动感到不安,但提比略当时并未直接指出。公元15—16年,日耳曼尼库斯接连发动两次大规模军事战争,企图征服日耳曼,这无疑是对奥古斯都遗嘱的背弃。

提比略作为奥古斯都继承人,在一定程度上将奥古斯都的政策视为教条,谨慎遵守。日耳曼尼库斯漠视奥古斯都遗嘱,重启日耳曼战争,必然会招致提比略反对。考虑到日耳曼尼库斯皇位继承人与莱茵河军团最高统帅的双重身份,提比略无法对其公开责难,直至公元16年,日耳曼尼库斯返途遭受的灾难触及提比略底线。提比略在与日耳曼尼库斯的通信中,直言“不应当忘记由于海上的风浪而遭到的损失,这是严重而悲惨的损失”。最终,提比略以授意日耳曼尼库斯出任执政官为由,将日耳曼尼库斯召回罗马,同时废除莱茵河军团最高统帅职位。至此,长达28年的日耳曼战争,宣告结束。

奥古斯都晚年的日耳曼战争,最终由于帝国财政与兵源的双重原因而中止,提比略即位之初的军团叛乱,更凸显了这种问题的严重性。日耳曼尼库斯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重新发动日耳曼战争。连续地大规模远征,需要在西部行省征调大量军需,尤其是高卢地区。公元14年日耳曼战争之前,日耳曼尼库斯已在高卢进行过一次人口普查,征收财产税。

到了公元16年,为备战夏季攻势,日耳曼尼库斯第一件事便是派普布利乌斯·维特里乌斯与盖乌斯·安提乌斯前往高卢再次征收租税。此外,公元16年日耳曼尼库斯采用海上运输除了战略考虑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时高卢诸省已经没有马匹可以再供征用。毫无疑问,公元14—16年的日耳曼战争在西部行省攫取了大量的人力和物资。

这种损失对军队来说近乎毁灭性质,即便战役有所成就也难以弥补如此巨大的损失。有学者认为,日耳曼尼库斯遭遇的海难,属于典型的罗马将士对潮汐现象无知,而且令罗马军队屡遭挫折。公元15与16年的日耳曼战争,罗马军队一度陷入绝境,巨大的资源投入与微薄的军事成就形成鲜明对比。需要强调的是,这种高压的军事状态已经在帝国北方边境持续了28年。如此长时间不计代价的资源投入,帝国已经无力承担。

同奥古斯都一样,提比略对于征服日耳曼的巨大困难有着清晰的认知。要想征服日耳曼,除了对以阿米尼乌斯为首的日耳曼抵抗势力进行持久的军事打击之外,还需要推翻玛罗波杜乌斯的马科曼尼人王国。即便日耳曼尼库斯最后实现征服日耳曼的计划,现有军队也不足以支撑高卢至日耳曼广大地区的警卫任务。最终,提比略决定排除万难,终止日耳曼战争。

提比略在给日耳曼尼库斯的书信中,强调运用外交手段处理日耳曼问题的价值,建议放任日耳曼部落内讧,停止军事打击。对于提比略来说,公元14—16年日耳曼战争的目的,只是为了恢复罗马在日耳曼人中的威望。当持续的日耳曼战争可能引发帝国的边境危机时,军事手段就不再必要。

日耳曼地区多数人对罗马怀有敌意。奥古斯都时代,没有军事或政治巩固的远征战略已遭致失败,重返不计代价的战争也不可能带来长远利益。考虑到奥古斯都晚年长达20年的日耳曼战争终告失败,日耳曼尼库斯声称再有一年便能征服日耳曼几无任何可能。此外,新行省的设立,除了军事上的彻底征服,相对距离的军团驻地、配套的社区居民点,以及连通的道路网络,都需要同时具备。日耳曼尼库斯公元14—16年的战争不具备建设此类工程的迹象,而这些要素在沼泽与原始森林遍布的日耳曼地区,短期内是不可能实现的。

提比略外交政策的构想基于他对日耳曼部落新形势的认知,尤其是凯路斯奇人与马科曼尼人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玛罗波杜乌斯的马科曼尼人王国渐趋衰落,阿米尼乌斯领导下的凯路斯奇人则蒸蒸日上,日耳曼人中新旧贵族的交替,必然会引发部落势力的重新洗牌,内部斗争不可避免。提比略希望利用这种新形势,放任日耳曼部落内讧,而非激起日耳曼人的普遍敌视,以缓解帝国北方边境的压力。日耳曼战争终结之后,外交政策就在帝国北方边境占据主导地位,通过外交手段的操控以及对莱茵河右岸日耳曼部落的严密监视,罗马帝国在莱茵河地区的情势趋向稳定。

蒙森将日耳曼战争描述为文明大国与野蛮民族之间的对抗。日耳曼人作为罗马人口中的“蛮族”,与“文明”的罗马人相比民风彪悍,好战嗜杀。塔西佗在《日尔曼尼亚志》中高度评价了日耳曼人勇武好战的品质,他写道:在战场上,酋帅的勇敢不如他人,是他的耻辱;侍从们的勇敢不如酋帅,也是他们的耻辱。

日耳曼人的勇武好战尤其表现在他们的连年起义上,虽然日耳曼行省一度颇具规模,但土著起义几乎从未断绝,凯路斯奇人、苏冈布里人、卡提人等部落屡屡奋起反抗罗马统治。至公元14—16年日耳曼战争时,日耳曼尼库斯面临的反罗马势力空前强大,甚至能够连续与罗马军队正面对抗。

日耳曼地区复杂恶劣的地理条件和气候,让罗马军队吃尽苦头。塔西佗记载道:“整个来说(日耳曼)是一片密树参天、泥泞满地的地区,而靠高卢的一边,雨暴尤严;靠诺里古(库)姆和潘诺尼亚的一边,风势特劲”。大面积的森林地区与沼泽地带,为日耳曼人提供了天然的隐匿场所,虽然日耳曼战争的进程不断推进,但罗马始终难以彻底平定这片土地。日耳曼地区复杂多变的地形与气候,也是日耳曼尼库斯屡遭挫折的主要原因。

另外,日耳曼人不断发展的社会条件尤其是军事技术,同样使得罗马征服困难重重。随着罗马势力的不断推进,日耳曼地区罗马化逐渐深入,土著部落开始熟悉并借鉴罗马的战斗方式和军事武备。阿米尼乌斯的经历是一个显著例子。他曾在罗马军队服役,作为辅军军官,位居骑士阶层,不但能熟练运用拉丁语,而且在抗击日耳曼尼库斯过程中采用罗马式战术,多次使罗马军队锐气受挫。

塔西佗的记载清楚地反映了这种现象:过去日耳曼人作战时的那种混乱的队列或是分散的混战已经不复存在了。他们从对我们进行的长期的战争中,已经学会了按照军旗的指挥作战,学会了配备后备部队来接应主力部队,并注意将领们发出的号令。

考古资料也显示,从凯撒时代开始,在罗马试图征服的整个地区,武器产量和质量都有巨大提升,各部落之间的群体交流高度发达,这些事实给罗马征服带来了极大困难。此外,考古学家在利珀河发掘出一个拥有40多座建筑物的土著定居点,其中出土了70多个炼铁炉,其数量远超当地需要。如此集中的炼铁炉表明,当地铁器生产和制造已经专业化,这种专业化的铁器制造必然会提升土著军事武备的质量,增强日耳曼人军事实力,罗马征服日耳曼的企图难上加难。虽然公元14—16年日耳曼战争曾取得一定成就,但确实违背了奥古斯都遗嘱,帝国也难以承受长期战争造成的人力物资损耗,加之提比略倾向于采取外交手段,以及日耳曼人难以征服的因素,最终促使提比略召回日耳曼尼库斯,终止日耳曼战争。至此,长达28年的日耳曼征服战争彻底宣告结束。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