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狂欢节因新冠推迟

巴西里约热内卢桑巴舞校独立联盟(LIESA)24日说,受新冠疫情影响,明年2月无法举办狂欢节桑巴舞。里约狂欢节是巴西的文化象征,也是不少里约民众的生计来源。

里约桑巴舞校独立联盟是狂欢节期间的桑巴舞主办方。主席豪尔赫·卡斯塔涅拉在一场会议后说:“我们的结论是必须推迟活动。”他认为,明年2月的桑巴舞“无法举办”,桑巴舞校准备“时间不够”,经费和组织资源也无法及时就位。

卡斯塔涅拉说,桑巴舞“并非取消,是推迟”。“我们正寻找替代方案……但无法确定日期。”

里约市政府尚未决定明年2月其他街头狂欢能否举行。市旅游局17日发给的声明说,如果没有新冠疫苗,无法确定何时能恢复公共活动。

巴西新冠病亡病例累计近14万例,仅次于美国,目前仍试图遏制疫情。里约市政府已决定取消2020年至2021年跨年庆祝活动。往年新年前夜,数百万民众聚集在科帕卡巴纳海滩欣赏烟花表演。里约市旅游局本月宣布,主要景点届时将借助互联网播放灯光和音乐秀。外界越来越怀疑,里约市政府可能被迫宣布推迟或取消狂欢节。

狂欢节是“一场全球观看的盛会”,曼盖拉桑巴舞学校鼓手劳多·布拉兹·内托说,只有在全球开放跨国旅行后,狂欢节才有可能真正举办。他预测明年狂欢节可能要“泡汤”。

巴西2月26日、即今年狂欢节结束次日出现首例新冠确诊病例。里约一些桑巴舞校通常花费一整年时间筹备狂欢节,今年因疫情被迫停止为明年狂欢节做准备。

桑巴舞校已暂停花车搭建、服装缝制、舞蹈彩排。曼盖拉学校疫情前在里约市区附近的贫民窟教孩子音乐,旨在培养学校未来的鼓手,并让孩子们远离犯罪。但音乐课程自3月起停止。

一些往年参加桑巴舞的演艺人员开始打零工谋生。莫西达迪学校的领舞迪奥戈·赫苏斯当起网约车司机,还靠缝制口罩赚钱。

赫苏斯告诉,疫情让艺人们备受打击。“我们全年以狂欢节为生。许多人意识到一切将停止时,紧张得生病或陷入焦虑。狂欢节是我们的命。”

里约桑巴舞校成员几乎全部来自工薪阶层社区。研究里约狂欢节的历史学家路易斯·安东尼奥·西马斯说,不少工人以狂欢节为生计来源,“新冠疫情打乱整个文化和生产链”。

里约州政府3月限制民众聚集,而狂欢节每场秀都需要巨大人力投入。尽管采取了防疫措施,人口1300万的里约大都市圈迄今因感染新冠而病亡的人数超过1.5万。

西马斯认为,里约州尼洛波利斯等城郊地区因疫情丧失活力。推迟桑巴舞会让里约州损失急需的旅游收入。里约市旅游局数据显示,今年初的里约狂欢节吸引210万游客,创收大约7.25亿美元。(完)(新华社专特稿)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